目前日期文章:201202 (4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2011年底開始傳出紛爭的「師大夜市」,從居民抗議噪音、環境髒亂,要求店家改善,在北市府強力介入下,「師大夜市」昔日榮景似乎將正式吹起熄燈號,為何會演變成這次的滅絕危機?

關鍵在於,之前的問題都有辦法尋求改善,但這次居民祭出大絕招:台北市土地使用分區管制規則,除非修法,否則不可能改善。「簡單講,就是過度發展,小小一塊地,塞不下那麼多人潮,終於爆發了!」台北市大安區龍泉里里長龎維良表示。

錯誤一:店家違規,開進住宅區

原一公頃商圈,至今擴大逾18倍;按照市府劃定的商業區,只有師大路39巷、雲和街、龍泉街和師大路圍成的僅約一公頃為「商一特」,可從事「為供住宅區日常生活所需之零售業、服務業及其有關商業活動。」其他則為住宅區,道路寬6公尺以上可從事日常服務業、零售業,寬8公尺以上可從事飲食業。

就這樣,越來越多的店家往住宅區延伸,目前約略估計「師大商圈」面積已經擴大到18公頃以上。放大了18倍的商圈也成為現在住戶與商家糾紛的導火線。

錯誤二:政策不一,推廣又取締

包裝商圈宣傳觀光,現卻說不合法;「師大夜市」的形成,和政府推廣觀光、商圈也有關聯。2010年,台北市政府把師大商圈,新增為台北「樞紐商圈」之一,雖然這並不等於宣示要在「住宅區發展夜市」,但也很難撇清,此舉更是為該區吸引了大量人潮。守護師大商圈聯盟發言人柯裕佑就據此力爭,「政府就是要發展這區,還大力宣傳、推廣,現在又突然說我們不合法?」

錯誤三:房仲介入,租金拚命漲

特色老店被迫撤出,店家淘汰率高;走一趟師大夜市,就可發現,很多店面一分為三,五、六坪的店面就可以做生意。劉振偉說,許多房東把一樓住宅改成店面,甚至分割出租,也有房仲業者自己當起二房東,收取租金差價。而一樓店面則不斷擴張,越來越多的老店消失了,大多是受不了租金調漲壓力而遷移。

關鍵點終於引爆,人潮爆多,新店狂開,噪音、油煙、垃圾、消防安全與治安問題日益惡化,對原本寧靜、單純的住宅區造成嚴重干擾。這當中,許多店家也陸續遭到檢舉。

雖然,整件事情尚未落幕,甚至還有都更利益、財團涉入等等傳言逐漸傳出。但,或許「師大商圈」一時極盛的繁榮,只是一場「美麗的錯誤」,商圈繁華與住宅品質間如何共存,成為都市發展中未來都要面對的學習。

Xi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衛生署新竹醫院感染科郭漢岳醫師表示,一位50多歲女性,日前因天氣不錯,與家人外出踏青,不慎遭蟲咬傷,返家後發現小腿皮膚有紅點狀,心想昆蟲咬傷,不以為意,便自己擦藥局買來的藥膏,但三、四天了一直沒好轉,後來,大小腿甚至出現紅、腫、熱、痛,並且發高燒並發冷,因此被家人送到該院急診,經診斷為嚴重的蜂窩性組織炎,血液的細菌培養也培養出鏈球菌,經過多日的針劑抗生素治療,發燒的問題才漸漸改善,腳的紅腫也慢慢回到原狀。住院十多天後已復原出院。

郭漢岳醫師表示,蜂窩性組織炎的主要症狀為皮膚區域的紅、腫、熱、痛,主要發生在足背、小腿、手背等地方,發炎的區域一般集中一處,沿周圍擴散,有時會順著淋巴的循環由小腿一路向鼠蹊部發炎,雖然疼痛為蜂窩性組織炎常見的症狀,不過疼痛一般都是在碰觸到發炎地方才會發生。若發炎區域較大,有可能會引起發燒、發冷等症狀。

一般引起蜂窩性組織炎的病原菌為鏈球菌及金黃色葡萄球菌,都是存在於皮膚的細菌,當表皮有受傷或破損時,細菌會順著破損處進入體內,若菌量太多或人體免疫或循環狀態不好,就可能引起組織的發炎。因此,發生蜂窩性組織炎的主要危險因子有皮膚缺損(傷口、香港腳、泡水過久)、循環不佳(動脈或靜脈阻塞、放射線治療後)、免疫不佳(糖尿病、肝硬化、洗腎)、體重過重等。一般而言,若病患有糖尿病、肝硬化等免疫不佳的情形,或是該區域血液循環太差,就有可能會感染到更深層的皮下脂肪及肌肉層,並會產生化膿的現象,此時就需要將膿瘍引流,嚴重時可能要手術切除感染部位,甚至截肢。

郭漢岳醫師指出,蜂窩性組織炎的治療以抗生素為主,輕微的蜂窩性組織炎可以使用口服的抗生素,若症狀較嚴重,則需要先以針劑治療,甚至先作血液培養,找出致病菌再投藥。若有膿瘍產生,則需要手術將膿去除或引流。若在不碰觸發炎部位也會有劇痛,則要考慮已侵犯到肌膜,需評估是否要緊急手術。一般用藥到症狀消失兩到三天為止。

郭漢岳醫師提及,針對有些病患已改善所有能改善的危險因子,但仍然一再發生蜂窩性組織炎,則有文獻建議可以使用抗生素做長期的預防。在國內主要以每月一次的長效型盤尼西林肌肉注射以預防之,且就其門診患者的施打情形,此方法確實能減少蜂窩性組織炎的發作次數,只是每次都須要作盤尼西林測試;若怕痛的病患也可以口服盤尼西林來治療。不論是肌肉注射或口服治療,一般建議先治療六個月,再評估停藥後是否有復發的情形。

郭漢岳醫師建議民眾發生蜂窩性組織炎時,還是要請醫師診治,不要自己買抗生素吃,以求正確的診斷和治療。除了治療之外,找出危險因子並儘量加以控制是很重要的,因為若不將危險因子改善,復發的機會就會很高。另蜂窩性組織炎雖然只是皮膚的感染,然而一旦細菌向深層侵犯,也會引起嚴重的併發症,早期診治及治療才能保護健康。而保持健康的生活習慣也是預防蜂窩性組織炎的不二法門。

預防勝於治療,要避免感染,平常便應做好皮膚照護及傷口的處理,日常生活中應注意下列事項:

(一) 隨時保持良好衛生習慣,避免感染,注意雙手清潔。
(二) 維持正常生活作息,勿熬夜及酗酒,以免降低免疫力。
(三) 均衡營養不偏食。
(四) 感染之傷口,不論多微小,都需注意是否有傷口感染現象。
(五) 家中可備一些簡便的消毒傷口用品,方便消毒包紮傷口。
(六) 若不慎受傷,立刻處理。處理後若紅腫熱痛情形未改善,最好儘快就醫,尤其是上述高危險者。

傷口是蜂窩組織炎最主要的致病因,故正確的傷口處理,便成為現代人必備的常識。

一般傷口處理步驟依次如下:

(一) 用大量開水(生理食鹽水)清潔傷口。
(二) 局部冰敷以控制炎症的擴大,減輕疼痛。
(三) 傷口消毒及適度的覆蓋。
(四) 保持傷口清潔,每天換藥並觀察癒合情形。
(五) 患肢必須休息和抬高,促進靜脈之回流及減輕水腫。
(六) 密切觀察患部皮膚之紅腫、溫度及疼痛情形之改變。
(七) 攝取高蛋白飲食,增加抵抗力以促進癒合。

關於蜂窩組織炎的治療目前以抗生素為主,首先必做血液培養及敏感試驗,再依結果選用正確的全身性抗生素,通常七至十天即可痊癒。但當傷口形成膿瘍時,或許需切開引流或擴創,更嚴重時,則需進行局部皮層重建或植皮手術。

Xi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過去,中年三高症候群是指:高血壓、高血糖、高血脂;現在,中年「新三高」症候群則是:高轉職率、高罹病率、高離婚率。「新三高」症候群反映出台灣中年世代,面對的處境與壓力?

高轉職率:中高齡轉職比例,5年增加1.27倍。根據勞委會統計,中高齡人(45歲~64歲)的轉職比率,除了在2006年稍降外,每年增加。

高罹病率:2010年,中高年(40歲~59歲)罹癌人數將近20萬人,5年內急速逐年增加3成。中高齡族群的罹病率,根據衛生署統計,各種癌症(惡性腫瘤)、內分泌、精神病患、循環系統及心血管、消化系統等5大疾病,就醫人數都呈現不斷上升的趨勢。

高離婚率:10年來離婚與分居人數,增加2.2倍。2000年,國內中高齡的離婚與分居人數約37萬多人;到了2010年,這個數字已經增加到83萬人,足足增加2.2倍。

【工作,被迫重新再找】

「趁著過年回台灣看看有什麼機會,」說這話的,是一位已到大陸工作十年的台商。今年52歲的他,原本在一家美國前500大企業擔任中國區總經理。去年9月,這家美商為了配合客戶需求,開始往中國內陸遷移。選擇優退後要展開中年轉業的他,這才發現,過去悶著頭為公司打拚,外面的世界早已非他所想像。

從去年下半年開始,上海經睿人才服務公司首席顧問彭光國手邊協助媒介工作中,多了十來位和這位前美商中國老總背景相似的台商。他們中年轉職的原因都是,原任職公司要內遷,或縮編而半自願地去職。

【身體,無預警崩壞】

很多人在進入中年後,常常都會不經意地感嘆體力大不如前,甚至聽聞周遭親友罹病的次數,突然發生。去年底,在某家半導體廠任職的蔡先生,一天在上班時突然感覺眼睛刺痛,經過醫生診斷後,初步認定是角膜炎,不以為意的他拿著眼藥水後繼續回去上班。

第二天早上,他一如往常起床刷牙洗臉,漱口時竟然無法遏止水從嘴角不斷流出。這時他才感到事態嚴重,趕緊請假就醫後,確定是俗稱「小中風」的顏面神經麻痺。一開始蔡先生實在不能接受,作息與飲食向來正常的自己會中風,直到經過醫生的診斷後,他才接受這項事實。他會生病,原因就在於壓力過大。

【婚姻,亮起紅燈】

在婚姻上,中年人面臨的挑戰也比以往大得多。在日本,近年常出現妻子主動提出離婚協議的情況。知名心理專家楊聰財說,許多妻子提出離婚的原因,並非結交新歡,或是先生不忠,而是在邁入中年後,照顧了20年的小孩,在此時長大成人,並陸續搬出去住。妻子突然覺得階段性責任已了,決定放手去追尋自己的人生。在歐美、日本出現這類案例,也在你我周遭上演。

【失智症年輕化,易誤診為憂鬱症】

失智症患者年紀降低,出現不少40、50歲患者,醫師說,失智症與憂鬱症狀民眾難以分辦,常跑錯科別求診;治療方法也有異,除藥物治療外,建議多運動、參加社交活動及改善飲食。林口長庚醫院失智症中心主任徐文俊表示,一名56歲女老師因記憶力出現障礙,無法做家事,先生察覺有異,帶著太太求診,經檢查發現病患語言能力變差、話少,原本以為是憂鬱症。

徐文俊表示,更進一步腦部電腦斷層及抽血檢查,排除其他可能疾病後,判斷是典型的失智症。目前給予藥物治療,改善記憶力。家屬因擔心而限制病患社會參與力,徐文俊表示,這會導致症狀惡化,應該增加身體活動、社交活動,例如參加不同種類的社團、走路;控制血壓、飲食方面建議採地中海飲食法。

阿茲海默症又稱失智症,65歲以上老人最多,每年都有新增病例,且年齡也下降,40、50歲就被確診者也增加,可能與生活壓力有關,有時也易與憂鬱症混淆治療,民眾常誤為憂鬱症,但其實是失智症,因而延誤治療。

一個全球化的新風險社會,讓一個「責任我負、業務我扛、家庭我擔」的中年世代,面臨前所未有的壓力。與企業經營相同,如今,每個人都要懂得管理自己的人生,也要具備風險意識,才能及早預防「新三高」危機的來襲。

Xi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我們的事,已經可以寫成一部八點檔連續劇了。如果她對這個家曾有過一絲毫的付出,或著想,我就不會有「離婚」的念頭了。我和她的關係,現在只剩下夜間部同學。這段婚姻,對我而言,已經沒有意義了。我每天上班、應酬,真得很累,回到家聽不到一句安慰的話還不打緊,還要應付一個精於算計的女人。我只想有個單純、能顧家,可以照顧公婆的另一伴。

目前,我和她雖然住在同一屋簷下,但因上下班時間差異,互動極少,可以說,除了錢的事,和她真的是無言以對,因個性始然,平常除了上下班,沒有其它休閒、幾乎沒有其他社交活動,也就是「宅男」,除了電腦之外,我可說是生活白癡。平常白天上班時間,身体狀況都很正常,但快回到家前,就覺得有莫名的焦慮,或恐懼,似乎已患有些微的憂鬱症,且本身處事較為被動,有所謂的社交恐懼症,不善於言詞表達、言拙,也因此憂致白髮,應變能力差,日前還差點遭詐騙集團詐騙。自幼因脊髓側彎、先天性無肛症、淋巴瘤等疾症,多次進出手術室,現仍患有甲狀腺亢進,如今已年逾四十,視力、体力、記憶力減弱等問題,可說已喪失保護她的能力。

事情要從2002年中旬說起,聲請人當時與父母三人居住在台北,姐姐在2000年嫁到林口,姐姐與姐夫考量林口的生活機能較於台北,且可就近照顧,即建議我們搬往林口定居。於是賣掉台北的房屋,在林口買了獨棟的透天。而我原本於台北工作,亦想於林口就近找工作,便辭去台北的工作。但時不我語,耗時一年,皆無所獲。2003年中旬,姐姐與姐夫有意開立餐廳,我就義不容辭的加入;餐廳在2003年十月底開幕,當時因為單身未婚,沒有什麼太多顧慮。

我們並不膳於廚房,店裡的廚師和服務生都是外聘的,除了食材的採買,多半的開支都花在人事上,生意算是不錯,但也只能打平。服務生聘用的是大陸籍的,姓賴,是住在林口附近;在開業半年後,和我們較有話講,就介紹她廣東家鄉的未婚同學要給我,與父母討論後,我也欣然同意。只經過幾次電話的交談,於2004年6月21日,支身前往中國大陸,這是我第一次去大陸,在2004年6月25日,即與僅數日相處的廣東省梅縣李姓女子,在大陸辦理結婚登記,經文書查證等作業程序,並於同年10月30日,在桃園機場完成面談後入台。

來台後,與父母同住。她也配合到店裡幫忙,她也逐漸知道店裡的營運情況與營虧,也因長期屬於虧損,在她來台半年後,在她的勸說下,於2005年5月底結束餐廳的經營。因仍有貸款的壓力,2006年初,便在居家附近的一間物流公司上班。

不可諱言,兩岸婚姻,多少存在彼此觀念、思想、文化、相處上的差異。基本上,在雙方彼此互信、互容,以「愛」為基礎下,是可以溝通與諒解的,甚至可以為了對方,犧牲、以及妥協。這是我所認為的婚姻觀。

當嫁過來時,我們還是住在四層的獨棟透天,也因為當時有房子,有自己經營的餐廳,也有部自小客車,她才會答應嫁給我;因兩岸對購屋的觀念不同,她當時並不知道房子是有貸款的;但她很清楚,台灣的言論自由與法律對大陸配偶的保障。在來台第三年,為了一個便當盒清洗的問題,開始藉題發揮,開始對我的父母與姐姐,對我所做的每件事都變得看不順眼,整天將白目、白癡、智障等字眼掛在嘴邊,視我全家人為無能之人,甚至在我面前用「死歐巴尚」稱我母親。如此辱罵公婆的形為,已形成民法第1052條第4款,夫妻之一方對他方之直系親屬為虐待,或夫妻一方之直系親屬對他方為虐待,致不堪為共同生活。如此,結婚互信何存、家庭倫理何存。她卻不知此舉有任何不妥。

要說我放縱她,使她如此囂張,我也有話要說,每當我反駁她時,她就會大聲回嗆我:「你再給我大聲,你就給我死著等」、「你是憑什麼跟我大聲?我大聲是本份」;而聲請人因腸道手術原故,有時放個屁,拉大便較臭時,還說:「氣的我想拿刀殺死你」等話語出來。她還說:「大陸比台灣有錢多了,台灣啥鳥地方」;她還說丈母娘形容我:「頭腦簡單,四肢又不發達。」如此,夫妻間不知互相體諒、藉故發飆、自視甚高等,已形成民法第1052條第3款,夫妻之一方對他方為不堪同居之虐待。

「來台灣是貪,不可能見一次面就有感情,感情是需要長期相處,才能夠培養出來了。」她曾很明確的告訴我:「嫁來台灣是貪,不只我,每個嫁來的都是,當初若沒有透天、開店,我是不考慮;我在大陸從沒進過工廠,我來這是來享受的,不是過來打工的。」她說:「每個人的想法不同,我這輩子是不可能用租的,還要我租房子,想都沒有想過。你再給我說喜歡用租的,就給我過去;不論你的想法如何,結了婚就要聽我的,聽到了沒。跟我生活不開心,就給我滾過去。不稀罕和我一起生活,一個人的生活有多麼舒服。」這世上最遠的距離,就是她在我對面,卻不知她內心在想什麼,而話語中皆是享受。我很希望耳朵是聾的,聽不到她那些酸言酸語。

2010年底,剛好有買家詢價,父母將所居住的獨棟住宅賣掉了,因為賣的很突然,所以,就先租個地方,再來找新的住所;我徵詢父母的意見,並考量父母已逾七旬,爬樓梯較吃力,亦想有我倆的空間,打算買樓中樓式的;我將此想法與她溝通,她的回我:「爬幾層樓梯會死啊,我是不會租房子的,如果不買透天,你就去給我向你父母要錢,要不到就說用借的,沒有肆佰萬,也要給我拿個貳佰萬,我們自己另外買去;若要搬去一起住,我就鬧,不會像現在這樣忍了。」我白天要上班,父母安危何存。

話說給老婆好的生活條件,是做丈夫的責任,但因不願租屋,推使我向雙親要錢,父母並無欠我,反而是我虧欠他們;跟父母要錢這種話,也許在大陸那邊很正常,但我說不出口,我國以孝為本,那有子女跟父母在談條件的。不論是娶陸妻還是娶台灣本地的,不是娶來做少奶奶的,是可以共同打拼,更何況,會娶陸妻的台灣男生,本身的條件也比較差。

會結婚,前題當然是想給對方幸福,人家女兒養那麼大嫁過來,這幾年,感覺不到夫妻間該有的互動與契合、尊重與互信,出門時,從未主動的牽手,整天透天掛在嘴邊,這還是夫妻嗎?我可以滿足她的須求,但無法滿足她的貪婪。結婚至今,從未能敞開心房和她談心,她所關心的只有錢。

人的本性是不能用演的。透天賣掉後,因為她不願意租屋,也不願意再與我父母同住。所以,直叫我買房子,而買房子是件大事,應該慎重,看完,馬上就叫我下斡旋。並叫我向我父母要錢,說買房是男人該出的。你父母現在有錢,不拿白不拿,你那三八姊,不知已拿了多少。她說:兩個老的,現在還能動,我過去就是礙眼,當他們不能動了,我會過去照顧他們。當時和父母同住時,她把我父母當成空氣,和父母分居以後,也從未主動問候過公婆。但也有其優點:客家人勤儉的習性,喜好乾淨、不喜外食。結婚多年來,從未試著接受台灣的食物,下班後,再下廚煮晚餐,而喊累,說不幫忙分擔家務;再者,吃燒餅那有不掉芝麻的,吃飯時掉顆飯粒,即以白目、白癡的等失當的言語相對。她這些優點,間接造成相處時的困擾。

婚姻的基礎來自於信任與包容。她有些所為,是要先得到她的允許,是我較無法接受的。壹、禁止我與父母一起同桌吃飯;貳、禁止我開車載我父母;參、禁止我與姐姐一家人往來;肆、甚至禁止我在父母死後幫他們處理後事;伍、未經她許可,不得與父母、家人和親戚互動。陸、他們如果沒有說要去看房子,就不要給我過去,聽到了沒。柒、我唯一的興趣是假日看看職棒轉播,她卻禁止我看棒球轉播。這些行為已屬於「禁止盡孝、違反人倫」,這些話語,雖然有些是氣話。但大部份的問題是我沒辦法管好我的老婆,也是對自己沒有信心,才會造成今日的局面。

在她還沒拿到身分證前,她常說:等拿到身分證,你就等著簽字;你們家什麼都沒有,窮得一蹋胡塗,要錢沒錢,要人才,人又長得一付鳥樣,瞎了眼才會嫁過來台灣,我是睹氣才會嫁來台灣,不是因為窮,你給我記好了;父母的年紀也不小了,能孝順他們的日子也不多了,我已不想未來十年、甚至廿年,一直過著這種兩難的日子。七年,說長不長,說短不短,認識一個人,夠了。她也許是什麼都不懂,什麼都不會,才會這麼說,這麼做。我也對此婚姻試圖努力;也因念及她一人孤身來台,多次的容忍。我越忍,她越得寸進尺。

關於錢的問題,因生長環境與背景的差異,最明顯的就是貸款的問題,她對貸款是很排斥,也不願先以租屋為家,造成需以欺騙的方式處理,導致問題越滾越大;此外,因聲請人現年以逾四十,加上她患有輸卵管堵塞,無法自然生育,父母多年前曾表明欲提供金錢給予人工受孕,她當面拒絕,還積極要我以辦理收養的方式,收養其大陸胞姐的小孩,此動作明顯要斷我宗祠;其姐的女兒,為其唯一的親生,其心態可議。無子,賺錢何義?無子,未來何望。已經七年了,我們之間沒有愛,沒有相同話題,沒有小孩,沒有性生活,什麼都沒有,做任何事都處在極大壓力下,無任何犯錯空間,非犯錯,僅未依其順序做事,即以白目、白癡等失當的言語相對,自尊任其踐踏。大喜、大怒、大悲的情緒,失控的情緒,脾氣難以捉摸;若與其觀念不同,就認為對方是白癡,無論其對錯否,譬如管理費問題,常與管委會大小聲;強勢的她,什麼事都要照她的意思;為了和諧,多數的時間,我是用沉默代替爭辯。

父母目前住的地方是樓中樓的,在購屋前曾帶她過去看過,但她非常排斥,但我和父母都覺得很適合;買屋至今,我還不敢告訴她。雙方都不知已買屋,告知為租賃狀況。我目前的工作又回到台北,她則在林口的工業區上班,我的工作時間較晚,晚上八點才下班,回到林口後,會先到父母那邊,等十點多,才回到和她的那個家;自從分開住自今,一年多來,真得只能用身心具疲來形容。建築在謊言下的婚姻,何以維繫。我讓朋友的感覺是我在怕她。以目前的狀況,我是該順著她?還是跟她唱反調?或是不理不睬呢?在婚前,我完全不瞭解她的個性,她的價值觀,與她的一切,因未經長時間認識、瞭解的婚姻,感情基礎薄弱,一切都已經回不去了,緣份已盡,我已無心眷戀。只要享受,不願付出;和父母分居後,多次明示、暗示她說:要搬回去住,她則回我:沒有透天就不回去。說成沒透天住是對不起她。每次行經別墅區或透天的舊居,就說:好好的房子被那死歐巴尚賣掉,害我們變成難民。她認為其所做都是為了這個家,事實上,都是為了她自己,為了錢。

綜上所述,原告以為能建立美滿之家庭,卻仍不敵現實之殘酷考驗,至今原告看到被告就產生害怕之感,其不定時之脾氣、傷害等等行為,已造成原告極度心理之負擔與恐懼,無法繼續與被告共同維繫婚姻,且被告上述種種行為,已令原告難以維持這段痛苦不堪的婚姻,此婚姻關係早生破綻而無法繼續維持以如前述,至為顯然,已符合民法第1052條第2項之規定。

檢視我國兩岸婚制度,移民署只負責查證陸配的資料無誤,只要沒有罪及民法第1052條的那些罪狀,陸配只要在台待滿六年,無論是侮逆父母,還是沒有孝親觀念,毋需任何評審制度,均可取得台灣的身分證;弱勢的台男,怎麼鬥的過強勢的陸女呢?

本陳述書明確敘述雙方觀念、思想、金錢觀、價值觀、孝親與家庭觀念的落差甚大,實為難以維持婚姻之重大事由,上列所述為真,無以特意錄音、錄影,婚姻已無實質意義、雙方均無意挽回,以致感情日趨冷漠,形同陌路,婚姻基礎顯然已經動搖、雖然同樣是黃皮膚、黑眼珠、黑頭髮,但兩岸的思考完全不同,難以維持婚姻,請求給予協助,協助兩造平和分手。

陳口口 中華民國 1O1年 7月 8日

Xi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